最全的软件下载app

在姚子詹说完话后,苏姑娘愣在原地,她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帮人,不是晋人,而是燕人。

刚刚结束没多久的三国大战中,乾国人对晋国人,其实是有心理优势的。

因为乾国严格意义上而言,没有失去疆域,而晋国的两家,则被灭了,整个大晋,被燕人占去了一半。

虽然都被燕国揍了,但我扛揍,你不扛揍,所以我可以肿着脸来嘲讽你。

但一旦晋人换成了燕人,这种局势和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

郑凡起身,看向姚子詹,道:

“姚师倒是看得通透。”

姚子詹很客气道:“哪有护着少主逃难时还刻意带着香料的道理。”

郑凡点点头,道:

“是我疏忽了。”

“不知尊驾?”

“郑凡。”

笑容好甜

“郑凡?可是写出《郑子兵法》的那位郑大家?”

“唔………正是在下。”

“老夫前不久才拜读过这部兵书,郑大家微言大义,老朽深感敬佩,请受老夫一拜。”

“岂敢岂敢。”

“应该的,应该的,这部兵法当真绝妙,让老夫这个不通兵事的人读了之后当即有醍醐灌顶之感。

且郑大家不敝扫自珍,将这一本奇书与世共享,此等胸襟气魄,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是真的谬赞了。”

“哎,哪有,应当的,应当的。”

“实不相瞒,这本书,我只呈送给了我家陛下。”

“那是燕皇,他怎敢………”

“大概是我家陛下希望乾国多出现一些像姚先生这般醍醐灌顶的用兵大才吧。”

“…………”姚子詹。

“哈哈哈哈。”姚子詹顿了一会儿后当即大笑起来,道:“老朽昏聩了,昏聩了,隔行如隔山,老朽真的是贻笑大方了。”

说白了,《孙子兵法》是一部好书,但绝不是神书,类似于后世在武侠里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武穆遗书》一样,这世上,哪里来的真正的百战百胜兵法?

“郑大家,你这人,真有意思,你这朋友,老夫也交定了,日后若有闲暇,老夫愿为郑大家做一首词,帮郑大家扬名。”

这算是给好处了。

老头子虽然年纪不小,但当真是精明得很。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炒作”这个概念,只不过古代的炒作受限于环境和阶层,只有真正有资源的人才能将自己炒得起来,不像是后世,社会大众对所谓的“炒作”早已经麻痹了。

晋国剑圣当初一句话,能将楚国剑圣抬上四大剑客的宝座,也是一种炒作的威力。

要是姚子詹回去后,真的给郑凡写一首词,差不多类似于“貌比潘安”“才似周郎”,郑凡在东方很快就能闻名起来。

人一旦有了名气,很多事儿也就好办了,套用后世的概念,姚子詹这个人,就相当于后世微博的第一人气大V。

如果他愿意帮你转发和收你公关费,将你吹成大燕南北二侯之下善用兵者第一人也是指日可待的事儿。

“姚师这就太客气了,姚师是担心自己安全吧,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和大侠是旧相识,我不会难为你的。

如果姚师不怕非议的话,等出了山,可以去我的盛乐城坐坐。”

“那可不成,那可不成………”

“晚辈那里刚刚起家,别的不多,但好吃食是多得很,连靖南侯爷都赞不绝口。”

“咦?”姚子詹眼睛当即瞪了一下,道:“当真?”

“当真。”

“那个,可能否保密?”

“必然保密。”

说着,郑凡指向了苏姑娘。

“哎哎哎,对外人保密就好了,她只会告诉官家,官家就算晓得了我为了吃食去了盛乐城打秋风,也不会怪罪老夫的。”

“那好。”

陈大侠这会儿也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走了过来,道:

“我们现在出山么?”

瞎子却在此时开口道:“不急,不急的,事儿不是还没办完么。”

陈大侠微微皱眉,道:

“可是疙瘩山已经被攻破了,格桑也早已经投靠成国了。”

瞎子拍了拍手,道:“可这并非意味着赫连家的宝库,就已经被司徒家的人给找到了。”

“你知道在哪里?”陈大侠问道。

瞎子摇摇头,“我不知道,但姚师肯定是知道的。”

姚子詹叹了口气,道:“老夫,确实是知道。”

这下子,郑凡的眼睛当即眯了眯。

“但赫连雄璧是老夫的好友,老夫总不能看着他的家当最后都落到燕人手里去了。”

阿铭站了起来,

樊力站了起来,

薛三也站了起来。

姚子詹看着这无声的一幕,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

“不是说要请老夫去吃饭么,现在咱们就可以去了。”

陈大侠走到姚子詹身前。

姚子詹有些欣慰地伸手拍了拍陈大侠的肩膀,道:

“你会保护老夫的,是吧?”

陈大侠点点头,又摇摇头。

“嗯?”

陈大侠指了指郑凡,道:

“我欠过你人情,也欠了他人情,且欠他的人情更多,所以,如果他一定要对你出手,我会先自尽于你之前。”

“…………”姚子詹。

姚师有些慌神了,马上扭头看向苏姑娘,道:

“苏姑娘,你能保护的了老夫么?”

苏姑娘一拍腹部,抽出一把软剑,这种软剑应该是银甲卫的标配,郑凡记得不少银甲卫似乎都有这种武器,和另一个世界锦衣卫的绣春刀一样。

“姚老头,你放心。”

苏姑娘说话一向很牛叉的样子。

然后,

刚牛叉完,

忽然“噗哧”一声,从其嘴里吐出了一口黑血。

苏姑娘身形一颤,跪倒在了地上。

薛三摇晃了一下手中的匕首,笑道:

“早看你这个八婆很不顺眼了,搁在以前漫画里,老子要是和你一画中,都觉得自己被你带了降了智。”

苏姑娘有些骇然地看着薛三,她清楚,自己中了毒。

陈大侠看向苏姑娘,欲言又止。

薛三是个剔透的人,知道陈大侠的身份不同,笑着回应道:

“莫慌,只是先前在山里无聊时采的蛇毒,也就是让她气血两三天调动不起来,不至于要了性命。”

陈大侠长舒一口气。

姚子詹看了看陈大侠,又看了看跪伏在地上的苏姑娘,

最后看向了郑凡,

道:

“老夫,带你们去藏宝之地!老夫清楚赫连雄璧的为人,他这个人,品格如风霜一般高洁,视金钱如粪土,要是他知道我为了这些阿堵物送了命,到地下去后肯定会怪我的!”

郑凡后退两步,对姚子詹拱手行礼:

“佩服。”

姚子詹还很严肃地点点头,道:“唉,老夫也是刚刚才明白过来这个道理,差点让老友泉下不得安宁啊。”

“宝库怎能给燕狗,不可………啊!”

苏姑娘还在跪在那里大义凛然,结果被樊力一脚踹翻在了地上,脑袋磕到了地上,直接昏厥了过去。

许是连樊力,

都对她看不下去了。

“姚师,那我们就休息到天亮后再出发吧。”

“悉听尊便,悉听尊便。”

众人就又原地休息了起来,陈大侠走到苏姑娘身边,将苏姑娘抱起,找了一些枯枝垫着,让她昏迷得舒服点儿。

郑凡有些好奇道:

“你看上她了?”

陈大侠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像是。”

“你要是想女人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

“不用。”

“嘿,这还真是看对眼了?”

陈大侠指了指身下的苏姑娘,道:

“她和我,有点像。”

“…………”郑凡。

这时,姚子詹主动地靠向郑凡,这个老头,一直给人一种很“水灵”的感觉,不是身子,而是心思。

“郑大家?”

“姚师,叫我郑凡就好。”

“郑老弟。”

“嗯。”

“老夫一直很好奇一件事,这事儿在老夫动身来晋地前,曾和我大乾兵部尚书聊过,为何眼下燕国居然和司徒家居然相安无事起来?”

“姚师这是来刺探军情来了?”

“咦,老夫这般明显的么?”

“不是很遮掩的样子。”

“老夫听说,最近成国那边,野人似乎闹腾得很厉害,雪原上的野人和这天断山脉里的野人可不一样,那里的野人生存更为艰苦,一个个可都是能和野兽搏斗抢食的主儿。

你大燕为何不趁着这个机会东进,顺道将成国给灭了,一统三晋之地?”

郑凡缓缓道:

“当初,无论是燕国还是晋国亦或者是楚国,包括乾国的前身梁国,最早都是大夏天子分封的诸侯。

自己人再怎么打,都是自家人的事,但蛮人和野人,可不是自家人,我大燕为东方御蛮数百年,不曾后退一步,如今司徒家正面对野人的袭扰,我大燕又怎么可能在此时趁火打劫?

真当我大燕和你乾国百年前的太宗皇帝时那般无耻卑鄙么?”

姚子詹点点头,道:“太宗皇帝,确实不像话。”

“呵呵。”

“但老夫不信你这个说法。”

“为何?”

“因为太亮堂了啊。”

“嗯?”

“亮堂得过分了,且如果按照郑老弟你刚刚说的那番理由,反着推的话,那个理由多亮堂,那个反推的就得有多阴损……

靖南侯前些日子刚刚打赢了晋国剑圣,这不算;

镇北侯前不久才率军回了北封郡,也应该不算;

那就只剩下一位一直没挪窝的主儿了。”

听到这里,郑凡的内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姚子詹把自己的老脸凑到郑凡面前,小声道:

“郑老弟,你们燕皇陛下的龙体,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郑凡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姚子詹也笑了笑,同时摆摆手,道:“瞎猜着玩儿的,瞎猜着玩儿的,莫当真,且莫当真啊,呵呵呵。”

郑凡微笑点头,

同时看向一旁的陈大侠,

道:

“大侠。”

“何事?”

“你还是先自尽吧。”

“………”姚子詹。

(本章完)